作為酒業新零售的領頭羊,1919酒類直供一直是“人紅是非多”,獲得阿里戰略投資的“黑馬”體質果然招黑。就在日前,一則“1919上海關店20家”的消息在業內傳播。

這讓半年報公示已經擁有1400家店、截止目前已經有1800多家店的1919有點“哭笑不得”,因為區區20家店就被“黑”,只能出面向媒體澄清有關信息,并硬氣表示:“對,我們就是要關店!”

1919“黑馬體質”招黑,誰在質疑1919門店優化?-酒業時報-WineTimes中文網

到底是誰在質疑1919?我們又該如何理解1919呢?

“關20家店”真相,這太正常不過

在1400家店中,哪怕是關閉20家店,也不過僅僅七十分之一,對于1919來講,無疑根本不止于“傷筋動骨”,更何況這20家店,并非如外界傳的那樣是要全部關閉。

1919公共事務總經理李宇欣表示,上海門店調整是基于自身日常經營需要,符合“世界上沒有哪家連鎖公司不優化調整門店的,也沒有哪家公司保證自己開的每一家門店都是成功的”嘗試。

對于實體連鎖來講,由于對房租、人流量極為“敏感”,優化門店極為常見。

便利店領域的王者,日本7-11正計劃關閉和搬遷近1000家便利店,同屬日本的全家2017年也一度優化600多家門店,而國內很多城市遍地可見的可的、好德便利店也被傳出近700家便利店。

李宇欣透露,“截至目前,1919在上海關閉了一家店,原因是房租太貴,周邊鋪面的房租已經降了30%,遷址重新開業,明年要優化20家門店,同時新開門店,在保持門店凈增加的情況下,優化調整部分業績差、選址差、房租貴的門店?!?/p>

在優化門店的同時,針對市場機會擴張,也是實體連鎖發展的方式之一。李宇欣透露,目前1919在上海地區有69家店,經營正常。預計明年新開店后,上??偟陻祵⒊^100家。

作為國內最大的酒類專業連鎖,1919從2006年的1家店到現在1800多家店(截止目前數據,其中1200家直營直管店,還有600多家加盟店),哪怕砍掉20家門店,根本不足為道。

誰在質疑1919?

要想知道誰在質疑1919,無疑還要從如何理解1919入手才行。在很多人的印象中,1919還是那個酒類連鎖,這是對1919最大的誤解,也恰恰是這種誤解讓很多人對“關20家店”有了錯誤理解。

之所以有人會質疑1919,正是因為對1919存在誤解。

早在2018年,1919已經開始轉型平臺型公司,確定了六大業務板塊:電子商務、連鎖管理、供應鏈、倉到店物流、數據營銷、信息技術。到2019年,1919又進一步優化轉變為C端業務、B端業務和衍生業務。

“互聯網+”時代,規?;蛘呤袌稣加新蚀笥谝磺?。任何一個行業都是只有第一、第二,沒有第三、第四。亞馬遜連續虧損20年,但虧出了一個世界第一和“世界首富”,而京東連虧10多年,大力拓展了物流板塊,造就了京東崛起。

作為“酒類新零售第一”,1919發展的關鍵并非是關了幾家店,或者虧損盈利了多少錢,而在于市場占有率提高了多少,以及即時配送這一“核心競爭力”覆蓋面是否更加廣泛。

1919在這方面越來越得到加強,不斷鞏固酒類新零售第一也是唯一的定位??梢灶A見的是,業務板塊完成調整之后,1919極有可能開展同業并購,以此來實現中短期市場占有率的快速提升。

我們該如何理解1919優化門店?

很多人會說,既然規模和占有率第一,1919為什么還要優化門店呢?

答案非常簡單:戰略虧損是企業做大做強的手段,但卻不能依賴長期的戰術虧損,否則將變得不可持續,這一點已經被無數“獨角獸”所印證。1919早已經意識到了這一點,較早就以直管店為核心,以更強約束性來確保市場良性健康發展。

對于年內的門店優化,李宇欣透露,1919年初對經濟形勢判斷過于樂觀,但春糖后便及時調整戰略,減緩了開店的步伐,雖然未來經濟形勢依然不太樂觀,但是一定會將開店計劃進行到底,按照規劃,到2020年底會爭取開到超過4000家店。

1919持續優化門店就是在生態內“優勝劣汰”,一方面有利于將虧損或者經營不達標的門店進行調整,另一方面則能夠更好滿足“新零售”的需要:即時送達只是最初級的要求,更核心的是為消費者提供購酒解決方案。

對于1919來講,線下門店不僅僅是很多人認為的“銷售場所”,其實更重要是實現1919平臺戰略的節點,這反過來對門店有極強的要求,而非僅僅是賣多少酒的問題,是要能夠支撐起1919在區域內的布局。

令人欣喜的是,1919立足自身的平臺戰略,沒有被新零售“黑馬”的偶像包袱所羈絆,也沒有被外界的質疑所影響,而是聚焦追求客戶體驗提升和客戶用酒解決方案塑造。從其發布的年報來看,1919繼續保持高質量發展,這無疑是對于外界直接的最有利的回應。

單純從連鎖業態來看,1919并非業內第一家酒類連鎖公司,目前在各個市場有很多中小酒類連鎖企業,更不用談數量龐大的大眾化便利店。毋庸置疑的是,1919仍然是酒類新零售的行業霸主,握著競爭對手羨慕的諸多資本,加之與時俱進的革新,1919以其平臺化戰略必然將重構整個酒類流通。

當1919在思考如何占領世界,有的人卻關注一城一地的得失,這似乎也是1919能夠引領行業的又一重要原因。